《热点聚焦》亚洲工业园区普遍存在洪灾风险,保险业者忧患意识升高 / 7 years ago《热点聚焦》亚洲工业园区普遍存在洪灾风险,保险业者忧患意识升高4 分钟阅读* 工业园区仍多建立在亚洲易发洪灾的地区 * 中国爆发极端洪灾的风险让瑞士再保险很担心 * 中国的洪水保险作为财险的一部分出售,没有索赔限额 * 竞争导致中国财险保费下降--经纪商 路透曼谷/香港7月23日电---时隔泰国洪灾已有近一年时间,那是全球损失最惨重的洪灾之一.全球保险公司目前在努力控制自己在亚洲地区的洪水保险敞口,公司高层都很担心亚洲可能将很快爆发更严重的洪灾. 一些公司从泰国洪灾中汲取教训,在该国修建起新的防护设备,保护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工业不动产.保费虽已上涨,但在亚洲易发洪灾的地区,工厂建设依然在红红火火地继续进行. 保险公司高层表示,如果再出现一次大洪灾,保险业将不堪一击.有科学家观察指出,中国南部沿海平原地区爆发洪灾的风险最大. "去实地考察这些位于低漥沿海地区的工业园和港口时,我不禁退一步并想:谁会为这些房屋设施承保?有谁做了风险评估吗?"新加坡Earth Observatory研究海岸地区的科学家Adam Switzer说. "我在整个亚洲的海岸地区经常看到的是,我们仍在重覆同样的错误." 泰国洪灾袭击了近1,000家支持全球供应链的工厂,尤其是汽车业,保险商因此支付的赔付额估计达200亿美元. 为了尽快发展经济而使亚洲数以百万计的人口脱离贫困,许多工厂都沿着海岸线建立,尤其是河流三角洲地带.据保险业高管透露,其中大多数建筑在建时都缺少有关洪灾和风暴的长期历史数据. 除此之外,海平面上升、降雨增多、强大风暴增多,以及人口和基础设施增加,都意味着风险大大升高. "我们应该更早地看出这些潜在风险,"全球保险业服务公司Guy Carpenter亚太区副总裁Scott Ryrie称. 保险业高管表示,期望结束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因同类型损失而赔付的局面. 泰国洪灾后,全球保险业者瑞士再保险对新兴市场的洪水风险重新进行了评估.报告显示,风险最大的国家是中国.中国拥有数量庞大的工业园区,且在全球制造业中地位关键. 报告中提及的其他亚洲国家中,马来西亚排名第5,印尼排名第7,泰国和印度分列第9和10位. 慕尼黑再保()和Guy Carpenter也都重新评估了洪水风险模型,特别是针对亚洲的工业园. "整个价值链中嵌入了一种新的风险意识,"慕尼黑再保亚太区执行长Tobias Farny说."目前的风险需要进行定义、描述和圈定,使其成为可保险的类别." Ryrie还表示,多数国家的承保人已经通过降低支付限额,以及采用信度更高的历史数据改善计算模型等方式来控制风险. **何去何从?** 在日本东芝()灯具和家电制造厂所在的曼谷北边平原的一个工业区中,工人们急于完成9.5公里(6英哩)由混凝土与泥土混合的大坝,比原来的坝体高出1.5米(5英尺). 在大坝后面,是一栋栋泥渍斑斑的工厂建筑,洪水在这里肆虐了两个多月,干扰了许多大型外资制造业的营运,由此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一连串业务中断索赔. 许多保险业人员都认为,中国甚至会令他们遭受更大损失.作为全球制造业的发动机,中国大量工厂区面临洪水和暴雨的威胁. 中资保险业者之间竞争激烈,保费偏低,并缺乏长期灾难风险评估,意味着保险企业可能面临巨额损失. "如果中国真的发生极端事件,我相当肯定其保险业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,"瑞士再保险洪灾部门主管Jens Mehlhorn表示."现在中国的洪灾只是普通的洪灾.过去5-10年内,都没有发生过50或100年一遇的洪水." 珠江三角洲是中国最大的工业化地区之一.该地区西部向内陆延伸最多100公里(60英里),有40%的面积海拔不足2米(6.5英尺). 中国政府尚未发布该国最危险洪灾地区的详细地图. 与此同时,怡和立信保险经纪有限责任公司的中国区主席兼总经理叶锦强表示,保险商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保险市场展开激烈竞争,使得财产险保费较其他亚洲市场低20%-30%. 去年保险业的价格竞争白热化,导致该国以市值计第二大保险公司--中国平安()()的企业财产与意外险部门遭遇近2亿元人民币(3,100万美元)的亏损,尽管并没有重大的洪水损失理赔发生. 中国平安在电子邮件中表示,该公司更关心整体业务发展,甚于个别保单的获利能力.在2011年,中国平安的财产和意外险部门整体净利接近50亿元人民币(7.85亿美元). 业内专家表示,在中国,洪水保险通常是作为整体财产险的附属险种进行销售的,并且没有设定理赔上限.行业的快速发展和高额的外国投资意味着,保险商要为下一次重大洪灾准备更多的资金用于理赔. "说实话,以国际标准来看,就洪灾和地震保险而言,投保价格确实不足,"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中国人保财险)再保险部总经理张青说. 德州农工大学(Texas A&M University)和耶鲁大学近期研究显示,中国低海拔沿海地区的土地开发规模正在直线飙升.在2000年,有1.35万平方公里(5,200平方英里)的低海拔沿海土地被开发.到2030年,这一数字可能会扩大近四倍至6.36万平方公里(24,500平方英里),几乎相当于荷兰和比利时国土面积的总和. 灌溉排水学报2010年刊登的另一篇研究文章称,中国三分之一的农田、三分之二的人口、超过60%的城市、80%的国内生产总值(GDP) 均面临洪水的威胁. 世界气象组织灾难预防办公室负责人Maryam Golnaraghi表示,中国的数据通常不太详细,不以为用,并且一些政府机构认为水流信息过于敏感,不宜对外界透露. **记取教训** 泰国是亚洲最成熟的汽车零组件市场,也是丰田汽车()、本田汽车()和奔驰/平治/宾士(Mercedes-Benz)()等车厂的一个中枢,汽车和汽车零件是泰国今年最大的出口品.而洪水干扰了超过100家的零件制造商. General Insurance Association of Thailand的总裁Jiraphant Asvantanakul表示,过去一年来,泰国产物保险费率增加了一倍甚至两倍,而洪灾理赔也大幅降低甚至遭拒. 东芝等制造商把机械运上二楼,并在其他国家设置姊妹厂,同时也寻找备用的仓储和供应商,尽管多数的业务仍留在泰国. "我认为工厂还是会留在泰国,因为这边的供应链网络非常强劲...要迁移不是那幺容易,"东芝泰国分支的高管Kobkarn Watanavarangkul说. "东芝的工厂位于Bangkadi工业园区,是七座由稻田改建成的工业园区之一,位于曼谷北部去年遭洪灾侵袭的区域,受影响的企业包括索尼()和佳能()及本田." 工人们辛勤建造新的防洪设施附近,有一座老夫妻站在沙包上的铜像. 他们是这片土地的开发者,而这铜像是用来纪念1995年的洪灾,当时使用了100万个沙包来抵挡洪水侵袭,也提醒了大家,这里并非第一次遭遇洪灾. 保险商和在保险商也对亚洲其他工厂密集区域感到担忧,尤其是在印尼首都雅加达,当地曾在2005年和2007年受到大面积的洪水肆虐. 临海且低漥的雅加达有13条河流流过市区,在海平面升高的威胁下,有部分地区正逐渐消失.这里是欧美日企业在印尼的生产基地. 在雅加达东方的Cikarang,有五个工业区,超过3,000间工厂,雇员逾100万人. 慕尼黑再保的Farny表示,购买保险企业和各国政府对天然灾害的意识只在缓慢升高. "但相关意识确实是在升高,"他说.(完) --编译 白云/许娜/